我的位置: 香港快運行李托運 > 貴州 > 正文

後浪!納雍這羣90後,愛寫詩

這個時代的年輕人在幹啥?研究網絡直播,或者各種非主流的玩法……你能想象很多,但估計沒有一個答案是寫詩。畢節市納雍縣的許多年輕人似乎和潮流不同,偏偏最痴迷於詩歌寫作。


11月28日,隨着貴陽詩歌沙龍第10期——“後浪:貴州詩人新一代 納雍90後詩歌研討會”舉行,這一羣體迅速被更多的人所熟知。他們為何如此熱愛詩歌?其創作水平如何?專業的詩人和詩評家又如何看待呢?


“後浪:貴州詩人新一代 納雍90後詩歌研討會”現場


他把詩歌當作生活裏的日記本

90後的陳再雄,如今在貴州新生代詩人中,已算是小有名氣的代表之一。他謙虛地説,自己對詩歌的喜愛,僅僅是高中時“寫點打油順口溜,讀起來順口,看起來順眼就行”。

當時令他不解的時,語文考試的作文部分,總是特別強調文體不限,但詩歌除外。“為何課本里這麼多詩歌,作文裏卻除外?”於是,他把課本里的詩歌都讀了幾遍。考上大學後,加文學社並結識了一些詩友,才開始正兒八經的開始詩歌寫作。

這些年,陳再雄在詩歌方面成績不俗,詩作散見於《山花》《青年作家》《中國詩歌》等刊物,入選《2016中國高校文學作品排行榜(詩歌卷)》《貴州90後詩選》等選本,獲得不少獎項,並著有詩集《暗度》。


一位納雍新生代詩人現場朗讀詩歌


在自己的詩歌中,陳再雄最喜歡的《外公的體內藏有一張弓》。“並不是因為寫得有多好,而是我對這首詩傾注了很多感情。”他説,自己是一個從小就在外公外婆家長大的留守兒童,對外公外婆有着格外深厚的感情,但外公去世時,自己大學還沒畢業,總覺得有很多遺憾。

如今,陳再雄已經踏入工作崗位,努力賺錢養家餬口的同時,仍決定繼續讀書寫詩。“希望詩歌在生活中充當我的一本日記,用它記錄身邊發生的大小事,記錄太陽月亮,白天黑夜,春夏秋冬以及柴米油鹽。”他説。

“我身邊寫詩的人佔了大部分,詩歌寫作者都在時刻保持着警惕。”陳再雄,現在身邊的大多數詩歌寫作者對寫詩都是保持着一顆虔誠的心,都在認真地生活、思考,在觀察事物的表象和內部構造,用心用情地去打磨每一首詩歌,而不是在秀自己的回車鍵藝術。


納雍90後詩人陳再雄


納雍新生代詩人數量可觀

納雍除了以陳再雄為代表的90後詩歌羣體,更有以盧酉霞為代表的零零後詩歌愛好者。她坦言,自己之所以喜歡詩歌,除了高中時覺得“那些充滿感情的神祕文字有一種難以言説的吸引力”,上大學後加入文學社,並得到幾位老師的幫助,另一個原因就是受納雍詩性土壤的薰陶和納雍寫詩前輩們的影響。

今年疫情期間,盧酉霞和許多人一樣每天閉户不出,腦子裏的思緒卻漂浮到遠方。當生活黑白顛倒,夜裏睡不着時,她就爬起來寫詩。這些詩句中,她自己最喜歡的幾句是:“日子被一天天放逐着,了無生趣,而我們則被生活間接性流浪,流浪悄無聲息的改變着流浪。”

“我認為自己在詩歌方面的現在還沒有什麼成績,但我堅信自己會永遠保持着一顆熱愛的心。”盧酉霞説。

她告訴記者,未來很想做一名人民教師,對詩歌繼續保持着忠誠地熱愛,把它當成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伴侶,疼痛時的一劑良藥,失眠時的一杯熱牛奶,孤獨時的一縷暖陽……在當日的研討會現場,10餘位納雍90後和00後詩人即興朗誦詩歌,並先後分享了自己的詩歌故事,以及個人對詩歌的態度。00後的李沅濃表示,自己去年才開始學習詩歌寫作,寫得不怎麼好,打算多讀書和交流,慢慢提高。


納雍00後詩人盧酉霞


《納雍90後詩選》即將出版

此次研討會的組織者之一蔣能,是納雍80後詩人的代表之一。2019年底,他因受石阡、沿河等縣的90後詩歌活動啓發,在期待與懷疑中着手收集納雍90後詩歌作品,沒想到一下子收到近50位90後、00後詩歌愛好者的投稿。吃驚和欣喜之餘,更堅定了結集出版的決心。

蔣能説,納雍素有“詩鄉”美名,詩歌創作的“場效應”已初具規模。當人們還在回顧納雍50後、60後詩人的堅守與成就,討論70後、80後詩人的覺醒與成熟時,納雍90後、00後詩人已經以崛起之勢登上了詩歌的舞台。他們是學校文學社團的參與者或組織者,自辦刊物,出版詩集,作品發表於《詩刊》《星星》《詩歌月刊》《山花》《散文詩》等雜誌,並時常在各級文學賽事中嶄露頭角,成為詩歌的傳播者,已然是納雍也是貴州詩壇的“新一代”。

“我們編選《納雍90後詩選》,並舉辦這個活動,其實僅出於一個念頭:我們要為這些剛剛步入社會或即將步入社會的青年們踩一腳詩歌的油門。如果他們中有人因此而感覺到了詩歌的温暖、詩歌的力量、詩歌的精神,步入社會後,他們還願意把詩歌作為心靈的通道,作為洞析世界的窗口,堅持詩歌的閲讀與寫作,我們就感到高興了。”蔣能説。

當天的研討會現場,趙衞峯、顏同林、劉劍、楊洋、王辰龍、徐必常、陽正午、西楚等詩人或詩評家,分別從詩歌創作的主題、價值觀念、審美判斷、語言技術等方面,對部分納雍新生代詩人的詩作進行了點評,肯定的同時,也給大家提出了建議。

詩人、詩評家趙衞峯表示,詩歌進程總是要落實到具體的地方、時段、詩人身上的。顯然,納雍詩歌一度刷新或説至少更新、補充着貴州詩歌史。任何文化現象也是與時間有關的,此次活動相當於對納雍詩歌近五年的階段觀察,也相當於是對2017年納雍詩歌現象觀察的持續。

貴州師範大學文學院副教授、貴州21世紀詩歌研究中心副主任王辰龍在肯定新生代詩人的同時,也給出了建設性建議。他説,在詩歌創作中,“大地”“天空”“田野”“母親”“父親”“生命”“月光”“勞動”等詞彙常常搭配着一些缺乏辨識度的鄉鎮景觀,但“地方性”本身並不確保詩意的有效,青年詩人應警惕氾濫於文學期刊的詩歌美學,“畢竟詩歌不是短視頻、網絡段子,它仍是人類承載複雜境況與繁複心境的時空”。

貴州日報天眼新聞記者 趙毫
編輯 黃盈瑩
編審 劉丹 羅瑋

  • 萬山深處產業旺!《農民日報》關注貴州銅仁市萬山區扶貧產業

    萬山深處產業旺!《農民日報》關注貴州銅仁市萬山區扶貧產業

     1月23日,《農民日報》5版頭條刊發文章《萬山深處產業旺——貴州省銅仁市萬山區扶貧產業探訪》。

    2021-01-23 12:45: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