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香港快運行李托運 > 評論 > 正文

【香港快運行李托運】培養紮根鄉村的“田秀才”︱正安縣“新時代青年農民學校”成為鄉村振興的人才搖籃(下)




  功以才成,業由才廣。鄉村振興,人才是關鍵。

  正安縣通過創辦181所“新時代青年農民學校”,把培養人才隊伍、思想觀念更新、激活產業升級,以及打造鄉村文明等幾盤棋下得風生水起。

  “正安縣的新時代青年農民學校,不僅是把農業技術教給了農民、把政策講給了農民,更是通過培訓促進產業發展、以產業留住人才,為鄉村振興積蓄了人才力量,實現了基層黨建與鄉村振興的有機結合。”北京市委《前線》雜誌總編輯李明聖如此評價。


新州鎮茶葉種植技術培訓


  近日,正安縣委組織部提供的兩組數據值得關注。一組是“新青校”創辦前後的人才體系結構變化。2018年該縣的返鄉人才為2432人、2019年為2875人;2018年後備人才為1080人、2019年為1322人;2018年入黨積極分子為232人、2019年為585人。另一組是“新青校”創辦前後的產業結構變化。2018年全縣產業基地為172個、2019年為385個,2018年全縣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10191元、2019年為11322元。

  兩組數據凸顯出“新青校”創辦帶來的一連串效應。兩年來,181所“新青校”覆蓋該縣的村村寨寨,1364名“導師”培養了數以萬計的“產業農民”。

  這些日子,正安的田間地頭隨處都能夠看到“導師”們為學員傳授農業實用技術的忙碌身影。“‘新青校’的創辦不僅推動了全縣基層黨組織在創新中建強,還被廣大羣眾譽為辦在‘家門口的農業大學’。”新州鎮黨委書記範紅蘭介紹。


謝壩鄉農民導師在講授茶葉種植技術


  在梳理“新青校”的成效時,正安縣委組織部負責人介紹,吸引了人才迴流,集聚了脱貧攻堅的“生力軍”;推動了產業革命,開啓了產業振興的“發動機”;培養了一批後備力量,打造成人才振興的“加油站”;強化了政治功能,探索出組織振興的“助推器”;促進社會治理,樹立起基層自治的“風向標”。

  被戲稱為“牛書記”的趙康,是該縣樂儉鎮樂儉居的第二黨支部書記。大學畢業後,他一直在外打工。2018年8月,在得知家鄉創辦“新青校”的消息後,他迅速跑回來報名參加培訓。同年11月,創辦了正安康豐農業發展有限公司,養殖荷斯坦肉牛,並帶動當地120餘户農民在家門口就業。通過兩年曆練,趙康已經從“新青校”的學員成長為“導師”。

  “從學員成為‘導師’,就像做夢一樣。這一切要感謝黨委、政府在創業之初給予的支持和幫助。吃水不忘挖井人,現在一定要把產業發展好,帶動更多羣眾脱貧致富。”趙康説。

  在正安縣像趙康這樣返鄉參與“新青校”培訓,成為脱貧攻堅參與者的就有6萬餘人。這一股鄉土人才力量的匯聚,已經成為該縣鄉村振興的重要人才支撐。

  通過幫助90個貧困村科學選擇產業,精準培訓農民18萬餘人(次)。“導師”全程全面提供技術服務,線上線下雙向拓寬產銷對接渠道,推動全縣產業革命向縱深發展。同時,把黨建工作的觸角延伸到產業發展的第一線。

  1997年出生的楊少帥是正安縣流渡鎮人。高中畢業後,他一度很迷茫:外出打工不是長久之計,在幾畝土地上刨食也掙不到多少錢。如何才能走上一條致富之路?村裏“新青校”的開班,讓他喜出望外。不論是在田間地頭,還是在農家小院,每次培訓他都積極參加。“自從開班以來,我一共參加了20多場種植、養殖等方面的技術培訓。在室內,就聽‘導師’講解黨的方針政策。在室外,就認認真真看‘導師’的操作,有時自己也跟着操作。有了政策理論的武裝,又掌握了實用技術,我對於發展產業充滿了信心。”楊少帥説。

  兩年來,正安縣始終把優秀的專業人才、致富能手作為基層後備力量進行培養。數據顯示:目前已經培養了新型職業農民700餘名,培育村後備人才640名。由此,真正造就了一支紮根鄉村的“土專家”和“田秀才”隊伍。

  “‘新青校’始終與農村黨建、農業產業協同發展,除組織農技培訓外,還將理論武裝作為工作的重要構成內容,突出‘導師’的政治功能,讓黨的旗幟在產業鏈上飄揚,讓黨員先鋒作用在田間地頭閃光,進一步激發羣眾脱貧致富的內生動力,切實提升了基層黨組織的組織力,帶領羣眾滿懷信心地站在產業革命的潮頭。”正安縣委組織部負責人這樣描述“新青校”在探索組織振興“助推器”中的作用。


貴州日報天眼新聞記者 潘樹濤 楊倫麗

編輯 劉思博

編審 王璐瑤 李劼